当前位置首页 » 槐荫文史

槐荫文史

朱希才作品:神秀泉城(二)

来源: 槐荫政协办公室     时间: 2017-06-29
    

二、灵泉为韵,诗城粲然

 

济南独特的地质、地貌,造就了“泉甲天下”的生态奇观。据近年初步统计,济南市辖区内有泉子747处,名泉72。仅市区内就有泉225处,泉群4个,即“寰中之绝胜,古今之奇观”的趵突泉群;“飞泉注河,烟柳绕碧”的黑虎泉群;“华贵典雅,清新淳美”的珍珠泉群;“神秘幽深,清雅恬静”的五龙潭泉群。济南泉水多如繁星,各具风采,或如沸腾的激湍,喷突翻滚;或如倾泻的瀑布,狮吼虎啸;或如串串珍珠,灿烂晶莹;或如古韵悠扬的琵琶,铿锵有声......

是泉水,给济南带来了诗意,带来了浪漫,带来富有生命力的湿漉漉的激情。清澈甘美的泉水,滋润了济南,也养育和吸引了无数的文人骚客在济南临泉而咏,给这座古城带来了数不尽的风情和说不尽的意韵。

看吧,大宋朝的诗人团队到泉边来了。

欧阳修在舜泉,赵拤、曾巩、苏辙、晁补之在槛泉(趵突泉),李清照在溪亭泉,范仲淹在甘醴泉……这里还是聚焦一下苏辙兄弟和李清照吧。

公元1073年,苏辙出任齐州(今山东济南)掌书记,在济南住了前后三年时间。他对济南早已心向往之,尤其对千姿百态的泉水更是大加赞赏。他在《舜泉诗并序》中说:“始余在京师,游宦贫穷,思归而不能。闻济南多甘泉,流水被道,蒲鱼之利与东南比,东方之人多称之。会其郡从事阙,求而得之。”可见他到济南来是慕泉水而求之的。在其任内,他勤政恤民,公务之暇,则游遍济南的山水泉湖,写下了诸如《槛泉序》、《北渚亭》等数十篇佳作。

连山带郭走平川,伏涧潜流发涌泉。

汹汹秋声明月夜,蓬蓬晓气欲晴天。

谁家鹅鸭横波去,日暮牛羊饮道边。

滓秽未能妨洁净,孤亭每到一依然。(《槛泉序》)

他与知州李常(字公择)用惠泉水品茶,李常亲执铜瓶汲水。兴致未尽,他们又来到金线泉上用金线泉的泉水沏上再品。他在《次韵李公择以惠泉答章子厚新茶二首》中咏道:枪旗(茶名)携到齐西境,更试城南金线奇。赞扬李常的人品“亦如泉水久弥亲”。

1077年初,苏辙之兄苏轼卸任密州,转徙徐州,路过济南,住了一个月。这时苏辙已离开济南,接待苏轼的正是齐州知州李常。两人情投意合,遍游济南山水,诗酒赠答,留下了不少佳作。骑马同游龙山时,苏轼写下了《阳关词》(答李公择)一首:

济南春好雪初晴,行到龙山马足轻。

使君莫忘霅溪女,时作阳关肠断声。

祖籍济南的李清照,出身于一个富有文化修养的仕宦家庭。少女时代就居住在溪亭附近。溪亭泉泉址在珍珠泉东十几米处。那时溪亭泉水与周围的珍珠泉等汇成濯缨湖,与大明湖相连。溪亭泉边又是一水陆码头,由此驾船北去便可进入大明湖。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一代词宗李清照的词,向人们展现了这样一幅人与自然情景交融的风情画。大明湖畔,苍茫的暮色中,湖水映出落日的晚霞。湖面上荡着一只小舟,它荡开涟漪,漂进无穷无尽的荷花丛中。是谁这么晚了还有如此大的游兴?已经在湖岸沙滩下准备栖息的鸥鹭也感到奇怪,扑楞楞从沙滩上飞起,打破了暮色的沉静。小舟上,一位身材修长、面目姣美的少女,轻荡双桨,漂游在碧水红荷之间。此刻,她完全被周围的景色所陶醉了,似乎早已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一切。等她猛一醒悟,才发现天色已晚,浩渺的湖面上已不见了游船和游人。于是,她又急急调转船头,往溪亭泉边的码头划去,惊得一群鸥鹭奋飞。

李清照,号易安居士。她词领婉约,绝代风华,为中国千年一遇的大才女。

看,金元时期的诗人团队到泉边来了。

吟着“日日扁舟藕花里,有心常做济南人”的是元好问;吟着“时来泉上濯尘土,冰雪满怀清兴孤”的是赵孟頫;吟着“三尺不消平地雪,四时尝吼半空雷”的是张养浩;吟着“抉开青玉罅,浑浑流珠玑”的是雷渊;唱着“杜丽娘智赏金线池”的是关汉卿。我们还是重点来认识一下这位被誉为“上下五千年,纵横一万里,天下一人而已”的元代大画家、诗人赵孟頫吧。

公元1292年,赵孟頫来到济南,受任同知济南路总管事。

济南山明水秀,潇洒似江南。那日夜喷涌不息的泉水,以及城区一条荇藻浮动、鱼儿戏游、清澈流淌的溪渠,风光潋滟、水波浩淼的大明湖,翠黛如洗、宛如花骨朵般的华山…这数不尽、看不完的美景,更加激起这位书画大家的诗情画意。从政闲暇之时,他寄情于济南自然山水间,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名诗佳句。其中,最为广泛流传的是写《趵突泉》的诗句:

泺水发源天下无,平地涌出白玉壶。

谷虚久恐元气泄,岁旱不悲东海枯。 

云雾蒸润华不注,波涛声震大明湖。

时来泉水濯尘土,冰雪满怀清与孤。 

这首名诗传开之后,不少诗人依韵唱和,历代不衰。诗的颈联“云雾蒸润华不注,波涛声震大明湖”由当代济南书法家金棻镌刻镶挂在趵突泉“泺源堂”的大厅两侧。

赵孟頫在济南任职期间,在北园修了一座别墅,园内泉水竞流、小溪潺潺,花木扶疏。闲暇之余,他便在那里读书、写字、作画,面对鹊华烟雨、河塘稻田,以消案牍之劳。至今故址名砚溪,因他常常在泉边洗砚而得名。

在台北故宫博物馆,收藏着一幅极其珍贵的古画——“鹊华秋色图”,作者就是赵孟頫。

赵孟頫作为皇室后裔,元代初年,在济南做了四年地方长官后,辞官回到家乡湖洲(今浙江),因祖籍济南的好友,元代着名文学家周密对家乡十分怀念,便凭着对济南的美好回忆,挥毫泼墨,画了这幅千古名图。该画画的是济南鹊山、华山的秋天景色。画中平川洲渚,红树芦荻,渔舟出没,房舍隐现。绿荫丛中,两山突起,山势峻峭,遥遥相对。这幅画清旷恬淡,立意高远,被誉为元代文人画的代表作,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。画中高耸直立的华山和漫圆浑厚的鹊山,因之有了更高的知名度。

清乾隆帝,常把藏在宫中的“鹊华秋色图”视为珍宝,曾亲笔将“鹊华秋色”四个大字题写于引首,并题跋九则,铃印众多。乾隆十三年间(1748年),他南巡到济南时,还登上大明湖汇波楼对照鹊华秋色图眺望鹊华景色。

 

《鹊华秋色图》对济南后世影响颇大,济南人颇以此为自豪,它引出无数的诗词歌赋与文雅旧事,而且跻身旧时《济南八景》之行列,名曰:鹊华烟雨。

看,明清的诗人团队到泉边来了。

先看大明的团队成员吧:

晏壁、王守仁、王廷相、边贡、李开先、王世贞、胡缵宗、王象春、徐邦才、张弓、刘赦、怀晋、李攀龙等。

再看大清的团队成员:

王士禛、玄烨、翁方纲、蒲松龄、黄景仁、桂馥、郝植恭、董芸、王初桐、孙尚任、王苹、何绍基、田雯等。

这个团队太过庞大,那就先把镜头让给大清康熙皇帝——爱新觉罗·玄烨吧。

公元1684年10月初八,康熙皇帝抵达济南。这是他第一次来济南,由于早慕趵突泉胜迹,故而未曾下榻便直奔趵突泉。他站在观澜亭内,见三个泉眼涛声如雷,浪花飞溅,气势磅礴,顿时心潮澎湃。高兴之余,命侍从备好笔墨纸砚,挥毫题写了“激湍”两个大字,后又御书《咏趵突泉作》诗一首:

十亩风潭曲,亭间驻羽旗。

鸣涛飘素练,迸水溅珠玑。

汲杓旋烹鼎,侵阶暗湿衣。

似从银汉落,喷作瀑泉飞。

以后数年,康熙皇帝又先后两次到济南,游历趵突泉、珍珠泉,御书“润物”、“源清流洁”,并题写了《观珍珠泉》、《趵突泉留题“源清流洁”四字》诗。

我们再聚焦一下以短篇小说泽及后世、闻名世界的文学家、小说家、诗人蒲松龄吧。

公元1708年2月,春寒料峭。在淄川通往济南的大道上,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,骑着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,迎着刺骨寒风,艰难地行走着。这位老人头后垂着一根长辫,身上裹着一件破旧的长衫,摇摇晃晃地坐在马背上,一日走了100多里,似乎已经不堪承受这长途跋涉的鞍鞯之苦。此人就是字留仙,别号柳泉居士的蒲松龄。

蒲松龄出生在淄川县蒲家庄,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,一生怀才不遇,但着作颇丰。清代,淄川是济南府属县,济南又是山东科举的应试之地。蒲松龄从少年到老年,几乎年年到济南。尽管那高墙森严的贡院记载了他一生科举的辛酸与悲凉,那黑暗腐败的科举制度给了他难以忍受的蹂躏与摧残,但济南的趵突泉、明湖泛舟、佛山翠屏、鹊华烟雨,却给他带来无穷乐趣。济南繁荣的市井、淳厚的民风、久远的文化激发了他创作的灵感,《聊斋志异》中的《狐嫁女》、《公孙九娘》、《上仙》、《狐谐》等十几篇作品中描写的故事,都是发生在济南。其中《狐谐》还被香港拍成了经典老电影。

济南的名胜古迹大明湖、趵突泉、珍珠泉、千佛山,几乎都不止一次留下了他的足迹,他写的《趵突泉赋》和吟咏珍珠泉的诗都很有气势。

稷下湖山冠齐鲁,官寮胜地有佳名。

玉轮滚滚无时已,珠颗涓涓尽日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珍珠泉抚院观风》

已故济南着名学者徐北文教授有竹枝词云:

才华横溢泉三股,字吐珠玑水一泓。

多少诗人生历下,泉城自古是诗城。

济南是诗城,泉水是诗神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自古至近现代,咏诵和描绘济南市区名泉(主要是四大泉群)的诗人在600人左右,各类诗文作品不下1200篇(首),这还不包括众泉所汇的大明湖。大明湖本身所涉及的人物和作品之多,远远超过济南所有明泉之总和。


【字体: 】【打印】 【关闭

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济南市槐荫区委员会 Copyright 2018 鲁ICP备18015595号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济南市槐荫区委员会主办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29851号
建议使用1366*768分辨率 IE8.0以上浏览器浏览